jué”乎?“jiào”也!----关于《梦游天姥吟留别》诗中“觉”一词之音义辨

[ 发布时间 ]:2016/9/22 15:00:34 [ 点击次数 ]:5755

浏览字号: 
 “jué”乎?“jiào”也!
----关于《梦游天姥吟留别》诗中“觉”一词之音义辨
南师附中江宁分校   成中余
        前段时间,一位同行告诉我说,几天前,他受邀到某区作古典诗文示范性教学展示,因为组织方为其指定的课文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梦游天姥吟留别》,因此他那堂课上得很是精彩,但是由于他在教学过程中根据自己的理解和习惯而把课文中的“觉”字读成了“jiào”,他竟因此受到了部分学生的当场质疑和部分“行家”课后的委婉批评。事后,我的这位同行心有不甘地查阅了一些资料,却发现,对“惟觉时之枕席”一句中“觉”的读音问题,除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2004版)曾给过“读jué”的明确建议外,其他教材或教参均采取了干脆回避或含糊其辞的策略,让他一时无所适从。
      听完这位同行的叙述,我没有用动情的话语去安慰他,而是对他能提出自我教学见解的行为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对他能在受到他人质疑的情况下主动探究的精神给予了热情的赞扬,同时鼓励他勇于在深入探究的基础上坚持自己的学术立场!我之所以向他表明这样一种态度,主要是因为我自己就是一个甘冒同行之大不韪、坚持将本诗中的“觉”读成“jiào”的人。虽然我也常常因此跟同事发生激烈的争执,并最终也说服不了别人,但我从没打算过放弃自己的立场,现在不,将来也不。我能具有这种近乎偏执的自信,主要是因为----
       一、从权威辞书对古代语言现象所作的分析看,这里的“觉” 应该读成“jiào”。
       我曾认真比照过几类不同版别的辞典,发现,对语言现象涵盖得更全面一些的《辞源》、《辞海》、《汉语大词典简编》,虽然在对义项的具体表述上稍有差异,但在“jué”这个条目下面,都不约而同地条列了这么几个义项:
      ①省悟,觉悟,领悟,明白;②启发,使人觉悟;③知觉,感觉,感知,意识到;④察知,发觉;⑤高大,正直。
      除了上述五个共同义项外,《辞源》还条列了“表明(例《左传》‘王于是乎赐之彤弓一,彤矢百,……以觉报宴’)”这一义项;《汉语大词典简编》则条列了“贤智者之称也(例《尚书大传》‘觉兮较兮,吾大命格兮’)”这一义项。
      而在“jiào” 这个条目下面,上述三本辞典均条列了“睡醒,清醒”这个义项,甚至连所列举的例句也基本相同。不同的是,《汉语大词典简编》在“jiào,睡醒,清醒”这个义项后面还附列了“亦用以指睡眠。【宋】黄公绍《施经斋会戒约榜》:‘一觉黄粱之梦。’”这个义项。而《辞海》、《汉语大词典简编》则在“睡醒,清醒”这个义项之外,又共同条列了“通‘较’。比较,相差;治疗,痊愈”这些义项。
       相对于上述三本辞书,重点关注古代语言主流现象的《古代汉语字典》(商务印书馆2005年1月第1版)、《古汉语常用字字典》       (崇文书局2007年10月第1版)对“觉”所作的注解,就没有上述三本辞典来得丰富:
      在“jué”这个条目下面,两本辞书都条列了这两个义项:①省悟,清醒,明白,觉悟;②发觉,觉察。而《古汉语常用字字典》还另行条列了“感觉,感到”这一个义项。
      在“jiào” 这个条目下面,《古汉语常用字字典》仅仅条列了“睡醒”这一个常见义项,而《古代汉语字典》则在此之外又条列了“通‘较’。不如,不及,比不上”这一义项。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古代汉语字典》在为“jiào,睡醒”这个义项列举范例时,所援引的例句正是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中的“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两句!
      近来又查《康熙词典》,发现其对“觉”一词的音义是这样界定的:
      jué。①寤也,晓也,悟也。②发也。③明也。④大也,直也。⑤告也。⑥哲也。⑦佛曰觉王。⑧星名。⑨姓。⑩通“梏”。……
      jiào。《唐韵》古孝切。《集韵》《韵会》《正韵》居效切。并音教。《增韵》:梦醒曰觉。《诗  王风》:尚寐无觉。《史记  高祖纪》:后人至,高祖觉。注:觉谓寝寐而寤也。  又叶讫力切。音棘。《列子  力命篇》:杨朱歌曰:天其弗识,人胡能觉。  又叶吉列切。音孑。苏轼《补龙山文》:楚狂醉乱,陨帽莫觉。  又叶古爻切。音交。《左传  哀二十一年》:齐人歌:鲁人之皋,数年不觉,使我高蹈。《音学五书》:觉叶皋。……
      相对今人编订的几本辞典而言,《康熙字典》不但对“觉”的义项作了更为全面的归纳,而且还对“觉”在古代的读音作了更为具体的分析。从“音教”、“音棘”、“音孑”、“音交”等提示看,“觉”的读音在时空维度上是处于流变状态的。
      可以看出,上述几类辞书虽然对古代语言现象所作的分析有具体全面与抽象简略之分,但在“觉”的音义问题上还是保持了基本一致的看法。特别是,在“觉”作“睡醒,醒来”解时读“jiào”这一点上,它们并无不一的看法。
      既然各类辞书一致强调“觉”作“睡醒、醒来”讲时读“jiào”,权威学者郭锡良、王力等人所编订的《古代汉语》和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唐诗鉴赏辞典》又都明确主张把“惟觉时之枕席”中的“觉”理解为“睡醒、醒来”,那么,从音义关联的规律上说,把“惟觉时之枕席”中的“觉”读成“jiào”,绝对不是无据之妄见。
      二、从音韵规律上看,这里的“觉”读成“jiào”为好。
     中国古典诗歌,不但是关乎形象、情感、方法的艺术,也是关乎语言、音律、节奏的艺术。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虽然是一首古风,但其在合辙用韵方面也是十分讲究的。现代学者喻守真在其编订的《唐诗三百首详析》(中华书局出版)中明确指出,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一诗中“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两句用的是“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韵。若以先生的观点为据,我们不难发现,这里的“觉”只有读成“jiào”,才能合辙入韵!
      三、从思想表达的需要看,这里的“觉”作“睡眠,睡觉”解,才更妥当。
大家知道,界定词语的读音,需要遵循“音随意定”的原则,所以,我们要想了解“觉”的准确读音,必须要以弄清其在具体语境中的意思为前提。
       那么,在李白诗中,“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里的“觉”究竟该怎么理解呢?
      我认为,从写作手法和目的看,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一诗,借用的是浪漫主义的笔调,描写的是诗人梦游天姥山时所见到的迷人境界和瑰丽景象,表达的是自己愤世嫉俗、不满黑暗现实、蔑视封建权贵的反抗精神,抒发的是自己对自由和个性解放的强烈渴望。从全诗的叙事、抒情脉络看,诗人大致是按照“梦前向往—梦中迷恋—梦后惆怅”的思路来行文的,而“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两句,结构上体现的是作者由梦境到现实的回归,内容上突出的是梦境破灭后的惆怅与失落,以及重新面对黑暗现实的痛苦与无奈。因此,在语义上这两个句子是存有相反相对的关系的,其中,“惟”与“失”用来表现“存”“失”之间的反照,“枕席”与“烟霞”用来象征“丑恶”与“美好”之间的反差,而“觉时”与“向来”则用来突出“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对比。
      如果把“觉”理解为“睡醒、醒来”,这两句不但语序上要调整成“觉时惟枕席,向来烟霞失”,而且意思上似乎在说“诗人不愿回归的只是睡醒后的生活状态”。而如果把“觉”理解为“睡眠,睡觉”,这两句不但语序上不要作任何的调整,而且意思上很明白地在强调“诗人不愿回归的正是他入睡前的生活状态”。这两种理解种,哪一种更能够突出诗人对黑暗现实的不满情绪,答案是显见的。
      另外,我觉得,诗人根本就没有必要在“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之处特别强调“睡醒、醒来”的意思,因为这层意思已经在前面的“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两句中已经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他又何必多此一举?如果我们把“觉”理解为“睡眠,睡觉”,则有助于帮助诗人撇清不善精炼语言的嫌疑。
      再说,把“觉”理解为“睡眠、睡觉”,前文所提到的《汉语大词典简编》在“jiào,睡醒,清醒”这个条目后面所附列的“亦用以指睡眠。宋 黄公绍《施经斋会戒约榜》:‘一觉黄粱之梦’”这一义项,于我们是极有参考价值的。而从当今社会上的“我要觉觉了”等口语中,我们也不难窥见“觉”作“睡眠,睡觉”讲的历史印迹。
      一句话,我认为,把李白诗中“惟觉时之枕席”中的“觉”理解为“睡觉,睡眠”为好,读成“jiào”为宜。
 
 
发表于《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