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训练离创新型人才培养有多远?

[ 发布时间 ]:2014/9/14 17:41:15 [ 点击次数 ]:6181

浏览字号: 

作文训练离创新型人才培养有多远?

      今年全国各地的高考作文题,似乎都不约而同地走上了哲理路线。这种充满哲思味的高考命题,是否有助于推动创新人才的培养?

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和哲学工作者,在浏览了今年的一些作文题后,我不仅高兴不起来,反而深感忧虑。

何为创新型人才?一言以蔽之,是能在学术研究以及生产实践中提出切实可行的新思路的人才,而不是那些只会揣度别人心思却毫无独立工作能力的庸才。

先来看看今年全国各地的作文题——

上海卷从横穿沙漠的“自由”与“不自由”入手,启发考生领悟人生境遇中的“自由”和“不自由”之间的辩证关系,即如何在看似受到拘束的境遇中寻找突破的生机,又如何在看似自由的境遇中找到行动的限制。

湖北卷“山顶的风景”,从山上山下不同游客关于风景的不同评价入手,启发考生应用自己的眼光去看待世上百态,既要做到兼听则明,又要防止在旁人的意见海洋中迷失自己。

另外,福建卷从区区两个字“空谷”入手,启发考生从“悬崖”和“栈道”这两个面相去看待同一片风景,由此延伸到对于世界万象的判读上去——既要看到事象中所潜伏的危险,又要看到柳暗花明的可能。浙江卷从“门”与“路”的辩证关系入手,启发考生看到“门”所兼具的“旧路之终点”和“新路之起点”这双重功能,由此把握“高考之门”通向未来大学之路的承上启下的地位。广东卷则从胶片时代与数码时代各自的摄影体验之间的对比入手,启发考生在看似繁琐的传统影像保存技术中体悟到“且拍且珍惜”的道理,并在看似简易的现代影像保存技术中看到先进科技敉平人类记忆的消极面相。

如此多富含哲理的作文题,却让作为哲学工作者的笔者忧心。

毋庸置疑的是,当下之中国,正面临经济增长方式转型之艰巨任务,需要大批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创新型人才为实现中国梦之宏业添砖加瓦。那么,何为创新型人才?一言以蔽之,便是能够在学术研究以及生产实践中提出切实可行的新思路的人才,而不是那些只会揣度别人心思,却毫无独立工作能力的庸才;甚至也不是那些打油诗做得不错,正经事却一筹莫展的“纯文艺青年”(之所以加个“纯”字,是因为笔者绝不反对大家在做好本职工作的闲暇去做一个“文艺青/少/中/老年”)。

简言之,高考考卷的出题,也应当紧紧围绕着“遴选具有创新型思维的青少年”这一核心目标,而不能被某些看似炫目,却华而不实的次级目标扰乱视线。

面对“哲理作文题”,考生要在考场上做到“脸不改色心不慌”,需要练就四项“神功”。不管你说的是地上窜的米老鼠还是水里游的唐老鸭,我都能先将其“一分为二”,然后再让其“对立统一”。

本着这个标准再反观这些“哲理作文题”,我们便不难发现其背后的出题思路的偏颇之处。概而言之,前面列举的题目都有几个共性:

其一,虽然每个题目下都写着“自由撰文,体裁不限”之类的字样,但实际上在这所谓的“自由”中有着某种巨大的“不自由”——你必须得切中出题者心目中的那层“题意”,才算真正命中靶标,否则全算脱靶。

其二,这些题目之题意的表达都大量借助文学化的隐喻,需要考生加以丰富的联想,才能够切中题意。而在这种发散性的联想中,逻辑思维能力非但帮不上忙,反而还很可能会帮倒忙。

其三,对于这些题意的把握,除了联想能力必须有所助力之外,考生自身的人生积淀也非常重要。明眼人一看即知,穿行沙漠过程之中的“自由”之论也好,旅行体验中的风景之谈也好,全部都是虚晃一枪。最后,这把项庄之剑指向的还是对于人生的感悟。而对于那些除了复习、睡觉就无别样人生的高三考生来说,这一剑无疑是刺中了“阿喀琉斯之踵”。

其四,虽然这些题目都涉及了哲理,但倘若真将这些哲理用理论化的语言表达出来,也不外乎“一分为二”、“对立统一”、“否定之否定”这程咬金三板斧。从哲学专业的角度看,这离真正意义上的“爱智之学”依然相距甚远,无非是对于一些人生经验之谈的简单概括而已。

一个考生要在面对这些“哲理作文题”之时做到“脸不改色心不慌”,需要练就的乃是以下四项“神功”:第一,强大的“猜心”能力,猜中出题者肚中的那根蛔虫的长度和颜色;第二,强大的“脑筋急转弯”能力,即能够从一滴水里看透人生,一壶水里参透宇宙;第三,强大的“为赋新词强说愁”的能力,即虽然真实阅历无非两点一线,张口却动辄两万五千里长征;第四,对于程咬金爷爷的祖传武功的强悍营销能力,即不管你说的是地上窜的米老鼠还是水里游的唐老鸭,我都能先将其“一分为二”,然后再让其“对立统一”。

那么,练就这四项神功之后,考生究竟还能不能成为创新型人才?

似乎有点南辕北辙吧。善于猜中考官题意的本事,这种能力或许对于调节单位内的人事关系有些用处,但是对于科学研究却百无一用。揭示自然界的真理需要大胆的假设和小心的求证,以及“知者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踏实心态,而不是察言观色、蒙混博彩的侥幸心理。你能把握考官的心,但由此能把握大自然的“心”吗?

考生经过脑筋急转弯般的写作训练后,你或许能够从“空谷”、“悬崖”、“栈桥”这六个字中悟出人生“险中求生”的真谛,但这也不会帮助你测算出悬崖的高度,找到栈桥的精确坐标。对于严谨的科学研究来说,自由联想能力必须受到严格的逻辑思维的拘束才能够发生应有的效力,否则,失去缰绳的想象力野马将会把思维引向无边的混沌。

其实,与其硬逼着少年光洁的额头挤出抬头纹,还不如让其大声唱出心中所想,让其本该灿烂的十八岁多领略一点“自由”(而非“不自由”),否则,被训练久了的年轻人可能从根本上扼杀了人类说真话的本性,并将在某种深远的意义上对以“求真”为第一要务的科学事业造成戕害。

另外,将某些哲学命题不分语境地使用,为自己的作文涂抹一层思辨的油彩——此做法固然可获得某些廉价的赞美,却在根本上造成“哲学为万金油”的谬见。此谬见不仅让哲学本身受到莫大伤害,另一方面又会让那些因此谬见而对哲学敬而远之的科技工作者,错失真正的哲思和科技创新之间的深刻关联。最后为之埋单的,还是整个中国学术界的创新能力。

大学要求学生具有学术论文写作能力,在这件事上,中学语文教育不是做得太多,而是欠账太多。

或许有人会问:吐槽了这么多,高考语文到底应该考点啥?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必将牵涉到对整个中学语文教育之终极目的的重估。

大学教育,无论文理,都要求学生进行学术论文写作。写好学术论文,当然需要过硬的语文功夫,比如谋篇布局的能力、遣词造句的能力、用专业规范且明了的术语表达专业思想的能力。

根据笔者十多年来的教学经验,中学语文教育在这方面不是做得太多,而恰恰是欠账太多。过于泛滥的美文学教育使得大学生无法适应一板一眼的学术论文的文风。近几年来对于中学语法知识教育的排斥,又使得学生无法辨析出自己笔下一些复杂从句的句法错误。此外,中学一直在下调对文言文的教学要求,一方面使得学生对民族文化的根基愈发生疏,另一方面,在词汇调用时也越来越难做到“雅致古朴”。

毫不客气地说,对于应用文、说明文、语法知识以及文言文等带有技术彩色的语文专项教育的排斥,已经成为了当下中学语文教育的“四宗罪”,而这些“罪孽”的直接受害者,则是大学的教学。

显然,要解决这个问题,根本之策还在于如何在制度上使得大学的教育内容和中学相互衔接,使得中学的语言教育体系真正做到为大学服务。但在现行中学、大学互不统属的体制下,要实现这个目标是有难度的。救急之策是进一步提高大学自主招生的力度,以大学自身的出题导向来倒逼中学的语文改革。虽然这样的改革会带来阵痛,但改革总比不改强,早改总比晚改强。

(作者系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