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教学的几点追问

[ 发布时间 ]:2013/3/19 9:12:16 [ 点击次数 ]:8203

浏览字号: 
 有效教学的几点追问
 
李滔
 
早在提出有效教学之前,就有教学有效性这个概念了,因此教学有效性是个古老的话题。早在十七世纪,为解决教学的有效性问题,捷克伟大的民主主义教育家,西方近代教育理论的奠基者,写《大教育论》的夸美纽斯提出的班级授课制,就是为了解决教学的效率问题。过去一个教师带几个学生学习,他想到面包师做面包,一个大面团能做许多面包,于是提出班级授课制,解决教学效率的问题。那时没有有效教学、高效课堂的概念,但已经有教学的有效性存在了。但班级授课制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教学的有效性问题,因为千百年来,人类的文明如此丰富,教育教学就是传授文化,创造文化。但如此丰富的文化,怎么一下子全部教给学生。知识是无限的,教学的时间和空间是有限,产生了矛盾。这就要有个东西,类似于凸透镜,把千变万化的、丰富多样的知识进行收集,整合,核对,聚焦,把其中最有基础性的东西,最具有发展性的东西提取出来教给学生,这就是课程。所以课程的诞生也是为了解决教学有效性的问题。因此,教学的有效性,是一个古老的话题,但也是个很现实的话题,蔡林森说:我们的课堂教学,50%有效的,我们的课本中有80%的知识不教自己可以学会。这是经验的判断,但这个判断是正确的,学生对教学内容不够兴趣,这是教学无效的最直接的反映,如果学生主观不喜欢,就可以说是无效的。有效肯定喜欢。江苏教育厅厅长问学生最喜欢什么课,学生说:我不喜欢上任何课。说明学生不快乐,说明你的教学无效。所以提出有效教学是非常严重的事实。这也是个永恒话题。我认为有效教学会消灭,但教学有效性会永远存在。
追问一:有效教学的意义何在
有效教学是美国人在上世纪上半叶提出来的。
有效教学(effective feaching)源于20世纪上半叶西方的教育科学化运动。20世纪前,在西方教育理论中占主导地位的教育观是“教学是艺术”。进入20世纪以后,随着科学思想的深入以及心理学,特别是行为科学的发展,人们意识到教学也是科学,即教学不仅有科学的基础,而且还可以用科学的方法来研究和测量。在争议前,大家普遍认为教学是一种艺术。当然,教育教学的确是一种艺术,因为他包含教师个体的艺术创造,教学是艺术当然好,好就好在教学的丰富多彩,好就好在教学是一种创造,好就好在让教师形成自己不同的教学风格,好就好在尊重教师创造性的劳动。把教学看成是一种艺术,提出教育教学要丰富多彩,生动活泼,甚至于提出教育教学要有良心,良心有了,教学就好了。这些都有它的合理性和科学性。但是把教学仅看成是艺术,不需要太多的规则甚至规矩,当然不够,如果把教学仅看成艺术,我只要把课上得生动活泼就够了,那问题是非常明显的,那教学质量无法保证,那教学目标无法完成。一句话,教学的有效性无法得以保证。于是有人就提出:难道教育教学就仅仅是艺术吗?回答是,它不仅是艺术,也是一种科学,更是一种科学。这是对教育教学的一种纠正,纠偏,纠得对,因为教育教学不能只靠艺术和良心,还必须有科学的方法,科学的态度。良心很重要,但良心不是全部。没有规章只有良心是远远不够的。课堂教学要靠执行共同的制度、规定和规范。说教育教学是科学,他是以科学理论做依据;说教育教学是科学,他是有科学方法做支撑;说教育教学是科学,他是有科学的测量和科学的评价。针对教学是艺术还是科学,他们提出了有效教学这个概念。有效教学就是在这个背景下提出来的。
有效性与科学性紧紧联系在一起。我们从中可得到两点启发:一是教学必须有常规,有效教学、高效课堂没有规则,没有规章,有效不了,高不上去。课程改革发展到今天,不是不要常规,不是不要规则,而是要新的规则、新的秩序。北师大教授、国学大师启功,他的大恩师是辅仁大学的老校长陈垣,启功先生为他的恩师写了一篇文章,文章的题目是《课堂须知》,回顾总结了他的恩师为课堂教学定下的9条规定,其中,有一条是关于板书的,规定老师写完板书后,要检查板书有没有错误,然后才能转过身来。于漪老师也讲过一个类似的故事,他说:我年轻的时候在办公室备课,坐在我办公桌前的一位年老的语文教师对他说,你写错了一个字,写错了一个字,会影响学生的一生。所以他说,我一辈子做教师,我一辈子在学做教师。第二点启发,教学必须是科学与艺术相结合,相统一。例如,老师站在教室前不能不动,要走动,但也不能随意走动,走多了就会产生“情境晃动过度”(杨九俊语)情境一晃动,学生的注意力就会跟着动,过度晃动,学生的心就会乱。这就是科学。可是,现在我们的教学完全科学化了,科学化就是工具化,没有艺术的意蕴,没有艺术的趣味,没有艺术的诗意,课堂教学失去艺术魅力了,满堂灌的现象还普遍存在。有效教学就变了应试教育的挡箭牌,这样的有效只是知识和分数,你说,这是真的有效吗?钟启全应江苏省教科院的邀请,118号在镇江做了一个报告,题目叫《静悄悄的革命》,他说,现在有一种非常可怕的现象,明明是应试教育的典型,却偏偏成了素质教育的样板,衡水中学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
追问二:有效教学的理论何在
我们追问有效教学的理论支撑,就是我们的教学应该用什么理论,或者说我们现在的课堂教学应该遵循什么样的理论呢?当然有很多,但至少有三个我们不能疏忽的。
 有效教学的第一个理论支撑就是建构主义。建构主义是有争议的,争议来自于对它的顾忌,甚至认为它是一种反动的思潮。反动在反知识,反科学,因为一切都要建构,一切都去建构,还要老师干什么。建构是凭经验去建构,那不是反知识、反教师、反科学吗?是这样的吗?台湾有个姓杨的教授,在南大做报告,他首先问学生:我来自台湾,我姓杨,我叫杨教授,今天我站在你们面前,你们认为杨教授还存在吗?众人大笑,杨说:你们不建构我就不存在。你们建构我就存在,何必去建构呢?他是反对建构主义的。建构主义是反知识吗?他不是反知识本身,而反知识传授(简单传授)的方式。心深处就已经打上了建构主义的印迹。学生的学习是需要建构的,教师是不能代替的。
     第二个理论支撑就是情感教育理论。“儿童诗情感的王子”,儿童是最具有情感的。所以,于漪老师说:教育教学要触摸到学生情感脉搏。你的教学就是在学生情感的土壤上来耕种,有情感的课堂才是最好的课堂。席勒在《审美教育书简》中也说:感情是一种力量。徐志摩还说:散文家、诗人徐志摩说:感情是我行动的指南,冲动是我前行的风,我的一生都在寻找情感这根线索。情感还能带来兴趣。兴趣有时就是一种冲动。英国著名作家毛姆说:(小说《月亮与六便士》,月亮代表一种精神的象征和追求)兴趣抵得上一打威士忌。而兴趣来自情感,兴趣就是一种具体的情感表现,有效教学,学生在课堂里却没有兴趣,昏昏欲睡,无精打采,你说这个课堂教学还有效吗?有效教学,高效课堂都需要情感理论,使我们的课堂成为一个真正的充满情感的课堂,这样的课堂,就是生命课堂,情趣课堂,情致课堂,情景课堂。没有情就没有发展。中央教科院朱小曼女士说:情感分三个层次。一是道德感。道德是人类最高目的,也是教学的最高目的。有效课堂首先是道德课堂,是讲道德的课堂,是以道德方式展开的课堂,道德是人与人之间的方式,人与动物不是道德方式,朱小曼认为,道德课堂首先表现在对学生的尊重,尊重是人性的起点,尊重是道德的起点,尊重也是教育的起点,没有尊重,何来人性?没有尊重何来道德?没有尊重,何来教育?所以,尊重,是道德起点,是人类起点,也是教育的起点。教育从哪里开始?教育是从尊重学生开始。教育没有尊重,再强有力,学生也不能接受。一个老教授夏天出去讲课,天热,看到人力车夫满头是汗,教授同情说:给你钱,车夫说:你没坐我车,怎能要你钱呢?尊重是高于一切的。一个做文具生意的商人,亏了本,公司倒闭了,于是他把剩余的文具放在地摊上叫卖,简直像个乞丐,多么希望有人买。有个人给了他钱,并自言自语的说:我买你的文具,你的文具上有标价。走时又自言自语的说:因为你是个商人。后来这位商人东山再起。有一次,他又遇见到了给他钱的这个人,说非常感谢你,是你帮助了我,你的帮助不是同情、恩赐,而是尊重,尊重我的自尊心。尊重是人性的起点,道德的起点,也是教育的起点。所以,道德情感是情感的第一层次。第二个层次叫理智感。教育的过程是可驾御的,是可掌控的,也就是说要有理智的。情感一旦脱离理智,那就变得疯狂了。第三个是审美感。审美是情感的最高境界。我们的教学就是要让学生走进情感的价值层面。
    第三个理论因材施教,如果课堂教学中真正因材施教了,针对不同学生加以不同的教育,这是最大的有效。只有因材施教才能落实面向全体,才能做到尊重学生差异,才是最根本的有效。让每个学生接受不同的教育,让每个学生在原有基础上都有发展,这就是一种适合的教育。所以《规划纲要》非常强调“为学生提供合适的教育”。什么是适合的教育,有个比喻,那就是鞋与脚的关系,当鞋子非常适合脚的时候,我们就把脚忘掉。这是印度的哲学家奥修讲的,鞋子非常合脚,脚就忘掉了,就是说非常自然了,非常适合了,这个时候我不知脚在哪里,鞋子在哪里,这时的课堂教学,我不知道我是教师还是学生,学生可能变成教师,教师也可能变成学生了,所以真正的有效教学,大家都了忘记主体,我们都沉浸在课堂教学的过程之中。这是最高境界,但是,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脚知道,只有人知道,所以因材施教还要听听脚的声音,脚,你舒服的,你幸福吗?所有,我们的教育措施学生能不能认同,能不能接受,这太重要了。因材施教思想产生于孔子,但把他进行系统阐述的是朱熹,朱熹把它概括为因材施教。
                 追问三:有效教学的价值何在
我们追求高效,还是追求价值呢?难道有效不是价值吗?难道高效不是价值吗?是的,有效、高效都是价值,但是,我要说有效只是价值的一种形态,但不能代替整个价值,价值的内容是非常丰富的,所以你追求有效还要追求价值,你仅追求有效是不够的。小品演员说,我的老师对我说,你有潜力,能成为一个艺术家。这位小品演员记得老师的话后来成为一个艺术家。你说:老师的话当时有效吗?但它是有价值的。一个科学家去参加他最爱戴的物理老师的追悼会,看到物理老师的遗体,感慨万千,看到数学老师也在,他说:数学老师,我很敬爱你,但我最最敬爱的还是这位物理老师。当年我的数学很好,提出免修,可你不相信我,我找了物理老师,物理老师说:行,我相信你。免修,不是不修,而是为了更好的修。后来我的物理就免修了,免修物理这种行为你说有效吗?但他是有价值的。所以不能用有效代替价值,有效教学要研究教学中的价值,现在我们更多的研究有效教学是在研究有用,什么有用,说白了就是考试有用,考试有用才是有效的。有效不能代替价值,价值追求,是有效教学的最高使命。我们从有效出发,但不能停留在有效上。有效教学的课堂根本性改变是什么?我认为最主要的是两条,一条是必须以学生的学习为核心。二条是坚持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这两点现在都有偏差,但第一点有所改变。第二点,现在教学还是侧重于知识。没有创新精神,中华民族难以立于世界先进民族之林。课堂教学不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你怎能获得诺贝尔奖?都不敢怀疑,不敢质疑,不敢标新立异,说老实话,创新性人才就要敢于质疑,创新性人才有时就要胡说八道,创新型人才有时就要胡思乱想。但你要包容他。没有一定的宽松的氛围和环境,他的思想能成长起来吗?2011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以色列科学家丹尼尔.舍特曼,其贡献在于发现了准晶体,揭示了原子和分子新的封装原则。他的文章没有地方发表,发表后又遭别人嘲笑。今年,他获得了诺贝尔奖,他的体会是,知识分子最主要的品德是质疑,怀疑,批判。我建议大家看张华老师翻译的书《精彩观念的诞生》,这是哈弗大学女教授达可沃斯的教学论文集,他认为一个有创新意识的人才,关键看他有没有精彩的观念。
追问四:有效教学的特质何在
好的教学是把学生带到高速公路的入口处。这是感性的表达。这是中央教育电视台台长康宁女士几年前与一批学者去美国哈佛大学进修,回来以后,写了一本书叫《走进哈佛课堂》,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他说美国哈佛大学的教授都是大名鼎鼎的,研究成果非常丰富,但是有共同的特点:一是所有教授都不肯离开课堂。他们认为最好的学术研究就在课堂。二是他们上的每一堂课都是把学生带到了高速公路的入口处,这是康宁光南女士对哈佛课堂的一个概括和总结。
      我觉得这个概括和总结非常有意义也非常重要。这个比喻首先把课堂教学确定是学生的一种行走,学生的学习方式就是他的行走方式,最终是改变他们未来的生活方式。学习方式的变革影响到未来生活方式的变革,教学就是一种行走,教学就是师生的共同的行走,在行走的路上看到不同的人,看到别样的风景,在你走的路上会发生一次次美丽的相遇,教学就在美丽的相遇之中,你的教学就是带着学生去与陌生人相遇,与陌生人约会,就是带着学生品味另外的风景,因而教学应该是快乐的,是一个快乐的过程,是个约会的过程。
把学生带到高速公路上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学生自己走上高速公路,在高速路上行走,才能走得快,走得好。这就是所谓的高效,在一般的公路上或是崎岖的小路上,你说他能走得快吗?你说他能高效吗?高效课堂好比在高速上行走,在高速公路上行走有许多出口。允许有学生提前下高速公路,如学生学习困难,有特殊情况,那么别急,老师需要安慰学生:你可以在下一个出口下,如果还有困难,老师会说:我会在下下个路口等着你,你慢走,一路走好,凹凸不平,风风雨雨,磕磕碰碰,这是难免的,但我会在下一个路口满怀深情的望着你,乐观的期待着你,在下下路口,我会伸出我的双手来迎接你,拥抱你,在高速公路上行走是充满人文关怀的,你不能在路上走得太快,因为走得太快,灵魂跟不上,道德跟不上,一路走好,但有和没有高速公路毕竟是不同的。
把学生带到高速公路,首先要找到高速公路的入口处,你找不到入口处,学生就走不上去,就完不成学习任务。所以,教学进程是个寻找的过程,在寻找那个入口处。教育的过程是个探索的过程,是个发现的过程,是寻找高速公路的入口处的过程。问题是我们的每次教学都把学生带到高速公路的入口处了吗?这就是教学的有效性问题,这就是教学的变革问题。有的带到了,有的可能没有带到,没有找到入口处。有的带到了,但发现这个入口处被关闭了。因为你不了解,你不了解这个学科的新的发展,不了解课程的新的发展走向,所以,高速公路的入口处关闭了,你都不知道。老师的学科专业知识是有缺陷的。新的知识我们掌握不够,新的知识掌握不够就好比入口处关闭你都不知道一样。有的老师也把学生带到高速公路入口处,但发现带反了方向,常识告诉我们,在高速公路,只要上错一个路口,就要浪费多少时间,浪费了时间你怎么能做到高效呢?我们有的教师,不仅没有带到入口处,更多是找到了羊肠小道,在羊肠小道上向前走,少、慢、差、费,无有效可言,更无高效可言,更糟糕、更严重的是,我们有的老师把学生带到了阴沟里,在阴沟里翻船。这就是教育的彻底的失败,失败的教学只能是有效教学呢?高效教学从何谈呢?把学生带到高速公路的入口处这对美国哈佛大学对课堂、对教学的理解,是多少的生动,形象,又是多么的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