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力:通向未来的个人护照

[ 发布时间 ]:2013/3/19 9:19:14 [ 点击次数 ]:8266

浏览字号: 
学习力:通向未来的个人护照
--2013开学升旗仪式讲话
张士民
各位老师、同学们:
大家早上好!
上个世纪末有本书风靡全国,这本书的名字叫《学习的革命》,作者是美国教育家珍妮特·沃斯和新西兰著名记者戈登·德莱顿。这本书彻底颠覆了以往的学习理念,强调学习力的重要和作用,探讨提升学习力的途径和方法,从而使学习者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大的效益和最佳的结果。所以,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学习力,通向未来的个人护照。
老师们、同学们,说起未来,大家应该知道,未来肯定是一个充满竞争的时代。上世纪60年代被《财富》杂志列为世界500强的企业,到80年代竟然有三分之一销声匿迹,到上世纪末更是所剩无几。今天,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经济全球化、竞争国际化的社会,各行各业的竞争,不仅仅是技术的竞争,人才的竞争,更深层次、更本质的竞争是学习力的竞争。实践证明,大至一个国家和民族,小至一个组织和个人,如果不能通过自我变革、自我超越、自我发展来提高自身学习力,都不可能在原有基础上重焕活力,再铸辉煌!
那么,究竟什么是学习力呢?有人说,学习力就是学习动力、学习毅力和学习能力的总和。也有人说,学习力就是把知识资源转化为知识资本的能力。还有人说,学习力就是一种学习和解决问题的方法。但我以为,学习力还应包括创新思维和创造能力。江泽民说过: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不竭的动力。创新的主体是人,如果一个人不会用创新思维来进行独立学习,那他只能成为学习的奴隶。同样,一个人如果不具有创造能力,不管他具有多么丰富的知识,也永远只是模仿和抄袭。真正懂得学习的人,要能摆脱书本和老师的限制,用创新思维来进行独立思考,做学习的主人!
“创造”应是我们附中学子的特征,更是我们永不停歇的追求!
老师们、同学们,不管我们如何给学习力下定义,但提升学习力的基础却是共同的,那就是学习。关于学习,我希望同学们能经常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学习?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实际上非常重要。如果一个人没有良好的学习动机,不明白做事的目的和意义,就很难产生强大的内驱力。“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著名心理学家皮亚杰也明确指出:“所有智力方面的工作都依赖于兴趣。”可见,强烈的倾向性和求知欲望,能为我们的学习注入不可遏制的激情和力量。记得《百年哈佛教给学生的15种杰出本领》一书中有这样几句话:其实,哈佛并未教给学生什么,我们只是创造了一个让学生学习的环境,来启发学生的危机意识、对未知的好奇心以及广泛的兴趣。央视《世界著名大学》制片人谢娟曾带摄制组到哈佛大学采访,她说,在哈佛见到最多的就是学生一边啃着面包一边忘我地在看书。难怪一位在哈佛留学的北大学生说,我在哈佛一周的阅读量比我在北大一年的阅读量还多。
去年,东南大学毕业的王澍先生荣获2012年度普利兹克建筑学奖。王澍的硕士论文篇名叫《死屋手记》。《死屋手记》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俄国农奴制改革时期发表的一部最重要、最有影响的作品。一个学建筑的理科生,熟稔到可以随心所欲地移用他的小说篇名,这人的学养一定了不得。果然,王澍的阅读面非常广,在大三时就把康德的《形而上学导论》翻得烂熟,他精通古诗文,能背出《世说新语》。看来,阅读是多么的重要。
记得金庸先生曾在《艺术人生》节目中,讲述了一段关于对读书的看法。主持人问:“如果有十年时间让您重新选择生活,您怎么选择?”金庸回答:“这十年,一种是让我坐牢,但给我书看;另一种是我有自由,但不让我读书,我选择第一种——在牢中读书。”金庸的这番话,表达了他对书籍无限而执著的热爱。在金庸看来,读书,是他人生最大的快乐。
去年4月19日,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主持进行了第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令人震惊:我国人均阅读纸质期刊6.97本。18-70周岁国民每天读书为14.7分钟,而日本国民每天读书为95分钟。2010年2月27,温家宝总理在回答网友提问时回答:“读书关系到一个人的思想境界和修养,关系到一个民族的素质,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兴旺发达。一个不读书的人是没有前途的,一个不读书的民族也是没有前途的。”犹太民族是值得我们敬佩民族。看看这些伟大的名字——马克思、爱因斯坦、弗洛伊德、毕加索、巴菲特……在全美100多名诺贝尔奖得主中,犹太人占了一半;在全美名牌大学教授中,犹太人占1/3;在全美百万富翁中,犹太人占1/3;在全美一流艺术家中,犹太人占3/5……。为什么犹太人会产生如此多世界级的杰出人物?这跟这个民族重视阅读的传统是分不开的。
老师们、同学们,我们知道,学习是在时间中进行的。无可置疑,谁能拥有更多的时间,谁就能获得更多的知识。也许有人说自已太忙,实在没有时间读书,我想,这是一个伪命题。比尔·盖茨忙吧,可比尔·盖茨每天读书4个小时,著名作家陈安之每年读400本书,台湾著名学者、散文家龙应台为写《大江大海1949》,一年看了100本史料。我想,只要合理安排,有所取舍,时间总是有的。著名散文家、翻译家钱歌川说:要读书,应该随时随地利用空余的时间来读,把那种读书的习惯,植入我们的生活中去,作为我们日常工作的调剂品,那么,事也做了,书也读了,一点光阴也没有虚掷。
同学们,读书是有季节的,在生命的每个阶段,都应当读这一阶段该读的书,误过这个时期,生命的质量肯定会受到影响。因而我们主张“适时阅读”。很多人步入成年,往往会感慨自己的知识结构有欠缺;而在青少年时代,我们很难认识到这一点。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人在漆黑的夜里赶路,忽然神灵在他的耳边说:“蹲下去,蹲下去,捡一些东西放在袋子里。”这个人不敢违拗神灵的旨意,蹲下去捡了一点东西放在袋子里。走出山谷之后,天亮了,他打开袋子一看,惊呆了:他捡起的竟然是钻石!这个故事是俄国生理学家巴甫洛夫讲的,他用这个故事来比喻教育:一个人早年在接受教育时,总是被动的;而到了成年之后,几乎每个人都会后悔自己接受的教育太少。中学阶段,是一个人记忆力最强的时期,如果在此时期能大量阅读,对一生的治学修身无疑是有益的。有鉴于此,建议同学们注意适时阅读,要想到读书“不能过了季节”。   
各位老师,196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国际劳工组织就签署了《关于教师地位的建议书》,对教师专业化作了明确说明,提出“应把教育工作视为专门的职业,这种职业要求教师经过严格地、持续地学习,获得并保持专门的知识和特别的技术”。作为一种“专门的职业”,它既要经过学历教育,还不断地学习,只有通过“严格地、持续地学习”,才能提高专业素养,保证自己的“专业”地位。然而,有多少教师能充分的认识到这一点呢?
 现在,教师自觉学习、保持专业修养的意识并不是很强。张翼健教授曾一针见血地指出:“目前,教育的主要问题是教师自己不读书。”而顾黄初教授生前也曾叹息:“教师成了要别人读书而自己不读书的人。”应试教育折损了许多教师的教学智慧,也摧毁了一部分教师的专业意识,教师的专业水平下降,学科的地位也会下降。我们注意到,相当多的教师除了高考、中考,对专业领域内的许多问题竟然没有任何兴趣,甚至说不出任何一种专业杂志的名称。难怪江苏一位资深教师质问:“万一取消高考,我们教师还会上课吗?”这句话耐人寻味,发人深省。
     对受教育者而言,每位教师承担的教学只占学生一生学习经历中的一小部分。在这一阶段,教师的专业知识和能力素养应当高于学生,非此不足为师;更重要的是,在这个阶段,教师应当表现得比学生更善于学习,因为“教会学”也是我们的专业技能。在短短几年的教学中,教师有可能给学生留下难忘的印象,因为你的教学风格,因为你的专业素养,因为你的人文素质——当然还会有一种可能:因为你的不学无术。
    我想,优秀的教师应当是一盏灯,而那“开关”就在我们自己的手里。当然,作为一盏灯,他未必需要一直亮着;但是在他亮着的时候,他就应该是耀眼的、夺目的。作为一名教师,专业素养是我们安身立命之本;而对一名教师而言,持续不断的读书学习,将支撑起自己作为一个文明人的操守。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读书学习是我们教学工作的继续和深化,只不过这样的工作是转向自我、转向内心的。
老师们,同学们,人的一生就是一个不断学习,不断奋斗的过程,美国学者哈钦斯于1968年提出“学习型社会”这个概念。20世纪70年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提出“向学习化社会前进”的目标。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建设“学习型、服务型、创新型”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因此,我们走过末日谣言的2012,迎来充满梦想与希望的2013年,更要不断提升学习力,再创新业绩。因此,我们每个人需要不断地去反思我们的学习过程,不断纠正我们对学习的认知,不断提升我们的学习理念。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有责任唤醒学生的学习兴趣,构建师生学习共同体,充分体验教育工作者的价值和职业幸福。
梁衡在他的散文集《把栏杆拍遍》一书中说:不读书愚而可哀;只读书迂而可惜;读而有作,作而出新,是大智慧。
老师们,同学们:书的分量,其实也是人的分量。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