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课程到课堂:路漫漫其修远兮

[ 发布时间 ]:2013/3/19 9:29:42 [ 点击次数 ]:7861

浏览字号: 
                  从课程到课堂:路漫漫其修远兮
                                  李 滔
刚才我们六位教研组进行了交流,有对上学期的工作总结,也有对下学期工作计划的思考。今年的工作计划,请各教研组长围绕课程、课堂、科研几个方面展开,包含对工作的理解。所有教研组的工作计划将送附中集团进行筛选,并择优在集团大会上交流。届时,将有省、市教研员现场点评。
我们制定教研组工作计划,我想,第一,要明确目标。我这个教研组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教研组,我这个教研组要形成什么样的特色,例如,语文组的名著阅读、历史组历史剧表演、政治教研组的时事播报等等,这就是特色。第二,要找准问题。什么是问题?问题就是目标与现实之间的差距。与目标相比,我们教研组工作还存在哪些问题,这些问题哪些是长期的,哪些是短期的,哪些是必然的,哪些是偶然的,这些问题出现的根源在哪里,例如。为什么我这个组的教研活动就搞不起来。第三,要采取措施。我们找准问题,就要思考怎么样解决问题,因此,新的学期我们应该做什么?我们又能够做什么?我想,我们要队伍建设,课堂教学,课题研究,学科活动,学生社团,校本课程,研究性学习,资源开发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思考。
有所为有所不为。当下,我们学校在“课程、课堂、课题”三个方面存在问题最多的,我以为还是在课堂。因为在课程方面,经过3任校长,6年多的努力,已经构建了较为科学的立体化的校本课程体系,但我们的课堂教学呢?尽管我们也花了不少精力,采取了不少措施,但收效甚微。所以,我今天跟大家交流的题目是:
 
 从课程到课堂:路漫漫其修远兮
 
话题一:“课堂”与“课程”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思考过这样一个现象:一位有教学经验的老教师与一位大学刚毕业的新教师,同时任教高一,为什么教学业绩往往是新老师好于老教师,但优势在高二下学期的时候就会渐渐消失。我觉得这个问题很有意思。细细想想,原因可能有许多,但从课程的角度来看,这是很正常的事。因为有经验的教师知道,学生学习的一门课程,既然是一门课程,就意味着并不是所有的学科知识都同等重要。至少有种情况:一是有些学科知识本身不重要,但对学生的后续学习却非常重要;二是有些学科知识本身非常重要,但对学生的后续学习不起作用;三是有些学科知识本身并不重要,对学生的后续学习也不产生影响,但它能拓展学生的视野。例如,语文学科的现代汉语语法,只出现在初中教材的附录当中,老师不重视,学生也不重视,因为中考不考,但是,他对学生后期的学习,特别是在高中文言文、改病句的学习中非常有用。正因为如此,有经验的老师能够根据知识点在整个课程中的重要程度和对学生后续学习是否产生影响,来安排课堂教学的重点与难点。而年轻教师,由于缺少对学科课程的整体把握,对知识点的轻重缓急没有选择和取舍,要求学生逐个掌握。这是对课程的误解,所以最后失去优势也就在所难免。深圳宝安区新安中学,有个叫吴泓的语文老师现在非常火爆,他自编语文教材,为学生设置了28个专题,进行“读写一体”的高中语文课改实验,改革之初,效果不明显,考试不及其他班,受到校长的反对,家长的怀疑。为什么?苏格拉底早就说过:做一件事,有多少人支持你,就有多少人反对你。吴泓老师在2012年3月19日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过这样一段话:我带的学生高一成绩可能不好,但会越来越好。到最后高考时甚至会超过最好班的分数,可领导、家长能耐心等待吗?”我估计等待不了,不但上不了高三,恐怕也上不了高二,甚至还要回到初中去。吴泓老师又解释说:我教的是一门课程,不是单个的一节课,既然是课程,在教学内容和方法上就有一个循序渐进,厚积薄发的过程。我们的课堂教学必须要遵循课程的规律。
现在,有一种非常不好的现象,一边喊课时不够,一边仍然在课堂上挥霍时间。一个问题提出来,班级一片寂静,另一个问题提出来,班级还是一片寂静。老师为什么带不动学生?如果是个别学生带不动,那是教学常态;如果是全局性的带不动,那说明老师所提问题本身或教法有问题,就是说,教学的内容没有层次、没有坡度,教法不够灵动,脱离了“最近发展区”。例如,有老师教学《念奴娇 赤壁怀古》时,设计了这样一个问题“黄冈之前苏轼的精神状态如何”,学生没有什么反应,于是老师就让学生去思考、讨论,花去了十几分钟,也没得出满意的答案。这只是个过渡性问题,花去十分钟太浪费了。而成中余老师面对这种情况,随即让学生齐声朗读《江城子 密州出猎》,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这样,答案一下子就出来了。因为《江城子 密州出猎》正是作者写于黄冈之前,在初三已经学过,对高一学习《念奴娇 赤壁怀古》本来就有知识、背景、情感等方面的支撑。这就是课程意识,能达到四两拨千斤的功效。
     苏联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讲过的一句话:教师要用一生去备课。这就话的本意不是要求教师把自己的生活都放到教育工作中来,而是反对教师将具有学科系统性的课程肢解为一堂一堂的课。要求教师在课堂教学的时候,把知识点放到整堂课、整个单元,甚至整个学科课程中去考量。而现在我们的不少教师们只有课堂,没有课程。即使教师每堂课都教好了,学生每堂课都学好了,但这一门课程未必能够学得好。所以,“课堂”源于“课程”。
 
 话题二:“备课”与“上课”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教学五认真中最核心的环节是什么?我想应该是备课。
目前,我们教师共同的生存状态就是一个字:“忙”,但究竟在忙些什么,恐怕我们自己也不一定说得清楚,直观的印象就是“忙”着上课。而现在的问题又恰恰是:课上得越多,课堂讲得越多,学生越是糊涂。我们的教育走进了“谈质量,就是加班加点上课;谈管理,就是全民皆兵考核评比”的怪圈,我们学校也存在着这样的现象。
假设要求教师在课堂中只能讲3句话,那么有3种讲话方式:一是用同样的方式把一句话讲3遍,二是用三种不同的方式把一句话讲3遍,三是用同样的方式讲3句由浅入深的话。毫无疑问,第一种方式是最简单的,自然也是大家最乐于选择的。教师讲了第一遍学生没有听懂,只好讲2遍、第三遍,可学生并没有发生改变。问题往往就在这里,很少有教师认为学生没有听懂,是因为自己的讲课方式不对,而是认为学生笨。就像病人吃药,总是没有效果,你说是病人太笨,还是医生无能。这就要求教师必须采用第二种和第三种讲话方式,来主动适应学生的学习方式。
回到备课这个话题上来,如果教师在备课时就有了充分的准备,就根本没有必要用3种方式重复同一句话,完全可以让那些听懂的学生用他们自己的话来复述,相信这样的教学效果会更好,因为同学的讲话方式更贴近他们自己的生活,也与自己的学习思维更加接近。心理学研究表明:同伴的影响力大于教师。
我们经常讲备学生是备课非常重要的内容,可真到了备课的时候,却又不知道如何把学生融入备课之中。毕竟学生是活生生的人,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备得好的,也不是明天上课今天晚上就备得出来的,而需要教师在日常的教育教学生活中,放下姿态,与学生有足够的交往和认识,从而将学生自然地融入课堂教学设计之中,融人自己的讲课方式之中,融入自己的教学过程之中。法国伟大的启蒙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文学家卢梭 (Jean-Jacques Rousseau,1712年-1778年), 在他的小说体教育名著《爱弥儿》中有这样一句话:走在孩子的后面。走在孩子的后面,似乎有些不合情理:走在孩子的后面,还要我们教师干什么?走在孩子的后面,怎么去引领学生前行?其实,走在孩子的后面,是为了让学生能更好的充分自由发展;走在孩子的后面,是为了让我们能更好的观察了解孩子,了解孩子的能力、水平、兴趣、需求;走在孩子的后面,才能使我们更好的关注每一个孩子,不让一个孩子掉队;走在孩子的后面,能够使我们的教学更有针对性,更能因材施教。可我们不少老师,总喜欢走在甚至跑在孩子的前面,所以,在备课中,往往只要知识点,而看不到学生的影子。
当然,我也不敢说把课备好了,我们的课堂教学就肯定高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课堂教学肯定不会无效。如果教师把课备好了,也就为课堂的有效展开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自然就不需要教师在课堂教学中做那些无用的工作了。因此,忙”着上课不如“忙”着备课。但现实常常听到老师抱怨,课太多、事太多,没时间备课,令人不安。所以,有求于各位,我们大家共同努力,遏制这种状况的产生和蔓延。因为备课”胜于“上课”。
     
话题三:“爱师”与“爱生”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思考过这样一句名言:没有爱就没有教育?但让人困惑的是,从课堂教学的角度来看,教师开展教学工作的前提并不是爱学生,而是履行自己的职责。换句话说,不管教师爱不爱学生,只要他当了教师,就有义务开展课堂教学工作。教师即使在不爱学生的情况下,也要保质保量地完成课堂教学任务。
     在教育史上,强调最多的是学生爱教师。所以才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要求。事实上,学生爱老师才是课堂教学的前提。因为我们很难想象一位讨厌学科教师的学生,能够悉心参与这位学科教师的课堂教学,能够虚心接受这位教师传授的知识与方法,能够真心地学习这位教师的思想与道德品性。因此,为了学生能够真实地参与课堂,我们更应该提倡学生爱教师。
    当然,强调学生爱教师的重要,并不意味着教师不要去爱学生。教师爱学生是个永恒的主题,但要爱得有艺术,爱得有效果。在日常生活中,“因爱致恨”的情况并不少见,我们不少老师在“爱”的旗帜下,做着损害学生身心的事,把“爱”异化为“关心学习”,把“关心学习”窄化为“关心成绩”,体罚、心罚的现象屡禁不止,学生看到老师吓得发抖,不敢说话的例子也不是没有。因此,如果教师没有掌握“爱的艺术”,也有可能大大地降低课堂教学效率。总体来说,现在的学生不缺爱,不少学生爱得过剩,我们老师的那点爱没什么了不起,但老师的爱与家长的爱不是一回事,老师爱学生,只是为了激发“学生爱自己”,如果不能激发“学生爱自己”的爱,都是低效甚至无效的。我们不要把爱学生看成多么高尚,如果你不爱学生,甚至于讨厌学生,但学生还是一如既往、如痴如醉的爱你,那你才是绝对的高手,你的课堂教学肯定也不会差。
为此,我们一方面应要求学生尽可能地尊重教师;另一方面,也要引导学生养成爱教师的习惯。前者是对教师提出的外在要求;后者是对学生提出的潜在要求。令人遗憾的是,当我们今天对教师的要求越来越高的时候,学生对教师的爱却越来越少。当学生对教师的尊重与爱越来越少时,学生的厌学情绪也就越来越浓。令我们心痛的是,我们把学生厌学的情绪也归因于教师,从而要求教师去加倍地爱学生。少数富有教育艺术的教师因为爱学生,的确改造了一些学生,但更多没有高深教育艺术的教师,反而因为自己对学生的爱而让学生离自己更远,从而更加讨厌学生,教育的鸿沟也因此越来越大!所以,我要说,“爱师”重于“爱生”。
 
话题四:“思维”与“知识”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思考过这样一种关系:“思维”与“方法”谁更重要?
从课程的角度看,首先要明确我们的培养目标是什么,这是教育中最根本的东西。然后,我们要把培养目标具体化为课程目标,然后,再把课程目标具体化为教学目标,再把教学目标具体化课堂目标。因此,周斌在《课堂密码》这本书中写到“课程标准的编制者有将“课程课堂化”的使命,不得不把原本一统的学科知识,按照每一堂课的容量分化成一个一个的单元,而且,为了让学生学起来容易理解,还不得不把学科内在的逻辑隐掉,通过一个个案例或者故事来解读或者串联这些学科知识。就意味,当学生理解例题与课文时,教师要能够理解例题与例文背后的学科知识点和学科知识点背后所蕴含的学科思想与学科思维。所以,学科思想与学科思维才是最根本的学习能力。”
如果一个学生用学政治学科的办法学语文,不可能学好,你看凡是语文学习学的比较好的人具有语文学科的思想,语文学科的学习思维,语文学科的学习策略,语文学科学习的习惯,如果他用学数学的办法学生物,那也学不好,每一个学科都有他自己学科思想和学科思维。如果一个数学老师不知道数学思想有哪些基本思想,那这个老师不能整体的把握这个学科思想。我们语文有《语文思维论》《语文思维教学论》广西师范大学冉正宝),你看了这本书之后,就会知道语文有哪些思维和思想,我们经常说某个同学语文或数学学习还没有入门,从根本上说,就是这个学生还没有掌握某门学科的思想和学科思维,学科思维是什么?通俗的说,就是运用学科知识来解决实际问题的过程。大哲学家培根说“知识就是力量”其实,知识本身没有力量,只有运用知识来解决问题才有力量。教会学生思维就是教会学生知道怎么样,学科思维主要体现在两大方面,一个是思维的方法,另外一个是思维的品质。从思维的品质来说,它主要包括深刻性,灵活性,创造性,批判性,敏捷性五方面,有的学生说你在给我半小时,我肯定能做出来,这就是思维的敏捷性不够,有人说“哎呀,老师啊,我做过那个题目,但这个题目我没做过”就是思维的灵活性不够,学生智力之间的差异常常是他思维品质的差异,所以,我们的老师的课堂教学,要关注学生的思维方法,要把重点放在学科思想和学科思维能力的培养上。赫钦斯 (robert maynard hutchins1899—1977是美国教育家):教育不能复制学生毕业后所需的经验,它应当致力于培育思维的正确性。美国心理学家斯金纳说过:当我们将学过的东西忘得一干二净时,最后剩下的东西就是教育的本质,这个本质就是学生的思维能力。爱因斯坦在《论教育》一书中转述怀特海(怀特海(alfred north whitehead,1861-1947)是现代著名的数学家、哲学家和教育理论家)的话:如果一个人遗忘了他在学校学到的每一样东西,留下来的便是教育。因为,“思维”大于“知识”。
 
各位组长,有所为有所不为。本学期,学校要求教研组“一组一课题,一组一特色”,每一个教研组都要构建本学科的立体化课程体系;学校要求每一位教师都要开设选修课程、指导社团活动,有自己的研究课题。我们希望各个教研组长能带领老师们开展教育教学的研究,问题即课题,教学即研究,课堂就是任由我们驰骋的田野。
谢谢大家!